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心成通财黄大仙正救 > 正文
心成通财黄大仙正救

杨幂事业粉手撕经纪公司——是粉丝管太宽了?

发布时间:2019-09-07 浏览次数:

  原标题:杨幂事业粉手撕经纪公司,是粉丝管太宽了?杨幂粉丝手撕其经纪公司嘉行传媒,引起广泛关注。9月4日早上,有60多万粉丝的杨幂官方粉丝团账号发文控诉杨幂工作室,指出杨幂粉丝与工作室多次沟通无果,信任

  9月4日早上,有60多万粉丝的杨幂官方粉丝团账号发文控诉杨幂工作室,指出杨幂粉丝与工作室多次沟通无果,信任破裂,不得已采用公开方式告知工作室粉丝各项诉求。铁粉们都将头像换成了黑底绿字的“抵制自制,嘉行倒闭”。

  当日下午,在杨幂出席的代言活动中,有部分粉丝手举横幅表示诉求,横框上写着“拒绝嘉行剧,要做好演员”“嘉行不义必自毙,拒绝嘉行自制剧”等。当日晚上,杨幂转发了一条微博,换了“抵制嘉行”头像的粉丝们众口一词留言,“你还想当人民的女演员吗?”、“拒绝嘉行自制”、“你对未来有规划吗你是为了谁而活的?”,等等。

  粉丝炸毛的导火索是,有爆料称杨幂主演的新戏《许你暖暖的晨光》即将开拍,而幕后主创仍是嘉行内部的班底,“拍啥糊啥”。粉丝认为嘉行没有合理规划杨幂的发展路线,现在还在拍这种必定扑街、毫无水平的自制剧,是在榨取杨幂的个人价值,是在透支她的未来。

  9月5日,杨幂关闭了微博评论,同日工作室发布的杨幂新的代言图,粉丝们不再是以往爱的控评,而是要求“发声明”。

  这一风波既是我们了解事业粉这一群体的一个窗口,同时,它也将对高度依赖粉丝的明星们有所警示。

  笔者曾行文指出,随着粉丝经济的发达,粉丝群体也不再是铁板一块,而是呈现出分众化的趋势。有的是团粉,有的是唯粉,有的人是男友粉/女友粉,有的是颜值粉,有的是声音粉,有的是CP粉,还有一种是事业粉。这样划分只是相对而言,比如有的人既是事业粉也是颜值粉,只是不同粉丝对明星的最主要期待并不相同。

  事业粉,顾名思义,非常关注偶像的事业发展,关注偶像的作品口碑、奖项有无、圈内地位,操心偶像的未来定位与后续发展。偶像在演艺事业上的精进和打拼,是他追随偶像的主要理由或全部理由;他们将偶像的事业,视为自己的事业。

  即便偶像有新剧演、有钱赚,也可能遭到粉丝diss。就像古语说的,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”,事业粉操心偶像的事业,与很多父母操心孩子的工作一样不是有工作就好了,也得看工作好不好;不是急于赚快钱,而是要着眼长远。

  某种意义上说,事业粉堪称偶像的“民间军师”,事业粉的担忧也并不总是无理取闹。

  就像这次杨幂事业粉手撕嘉行传媒,所列举的几项“罪状”,固然言辞强烈绝对了些,但也非空穴来风。诸如嘉行总是喜欢用同一班底、同一批演员,的确会造成观众审美疲劳,流失杨幂观众缘;嘉行在作品未确定班底和演员时,直接拿杨幂当“诱饵”进行招商,也是对杨幂的过度利用

  童星出身的杨幂在出演《宫锁心玉》之后爆红,迎来了事业巅峰。2014年,杨幂与两位经纪人曾嘉、赵若尧成立公司,同年成立了嘉行杨幂工作室。之后,杨幂出演的多部嘉行自制的影视剧,除了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是爆款外,其他均口碑扑街,市场反响平淡,像不久前的嘉行参与出品的《筑梦情缘》,几乎没什么水花。除了杨幂自身演技不济外,一大原因是嘉行自制的影视剧,无论什么题材,最终似乎都会拍成悬浮玛丽苏偶像剧。

  杨幂在嘉行的这几年,与《宫锁心玉》时期相比,角色类型几乎没有变化,但因为过度的曝光,反倒让杨幂有点定型了。去年杨幂寄予厚望的冲奖文艺片《宝贝儿》颗粒无收、票房惨淡,更是让转型之路充满浓雾。

  除了“内忧”外,也有外患。90后、00后小花一批一批涌现,而与杨幂差不多同龄的刘亦菲拿下了迪士尼巨作《花木兰》,产后复出的赵丽颖也要与大导演郑晓龙合作了。杨幂仍然有很高的国民度与商业价值,但若一直缺乏优质作品加持,很容易被赶上超越。就像这个夏天,“博君一肖”就这样成了新顶流,并从老流量手中拿走了许多代言。

  粉丝们都翘首期待杨幂团队这个时候有更理性的规划,然而,突然传出消息,杨幂要接的是嘉行自制的玛丽苏剧。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,这俨然成了压倒粉丝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如今娱乐圈,粉丝撕明星团队工作室已经司空见惯。远的一些案例就不细说了,诸如井柏然、李易峰、鹿晗、宋茜、Angelababy等人的粉丝,都撕过经纪团队,原因大同小异,指责经纪团队缺乏对明星的规划,一味榨取明星价值,等等。

  而最近两三个月,除了杨幂外,还发生了两起比较“轰动”的事业粉撕经纪团队的案例。

  一个是今年6月,佟丽娅打算参演电视剧《三十而已》,与江疏影、毛晓彤合作。很快遭到事业粉反对,并登上微博热搜头条。粉丝反对原因有三:一是剧中角色太软弱,老公出轨还积极挽救婚姻;二是番位问题,粉丝不满佟丽娅被江疏影压番;其三传闻说剧中饰演佟丽娅丈夫的演员刘威,比佟丽娅大26岁,粉丝无法接受“老少恋”。几天后,佟丽娅发布微博称,因时间关系辞演该剧。

  另外一个是今年8月。有微博大号传出吴谨言将与聂远合作新剧《幸福一定来敲门》,这是俩人继《延禧攻略》《皓镧传》后的第三次合作。吴谨言的粉丝闻风赶来共同抵制吴谨言接戏,并挂出话题#请欢娱合理规划吴谨言#。不过粉丝也不看看她们撕的是谁家的艺人,于正亲自下场,最后当然是于正赢了。

  不难发现,事业粉从来撕的都是经纪公司、经纪团队或工作室。在粉丝滤镜之下,偶像所有的好资源,都是偶像自己争取的,经纪公司毫无作为(这回杨幂的粉丝也有这一控诉);偶像接的所有烂作品,都是唯利是图的经纪公司逼着偶像接的;偶像路人缘、观众缘变差,都拜经纪公司的不当操作所赐。

  非也。事业粉的逻辑有至少三个漏洞。一则,他们心爱的偶像真的是像木偶一样任经纪公司摆布吗?偶像没有话语权吗?

  情况可能恰恰相反,明星接什么样的作品,是明星说了算,经纪公司不过执行团队。尤其时下越来越多明星自立门户,自己当起了老板,线%,哪有老板听员工指挥的道理?就比如嘉行传媒,与杨幂有深度捆绑,也是以杨幂为核心,你很难想象,工作人员会强行给杨幂安排一个她不想拍的角色。

  二则,经纪公司压榨明星?事实是,明星往往拿大头,赚得更多。除了刚出道的爱豆外,明星一般与经纪公司五五分(经纪公司还得负担各种成本与开销),大明星可能就七三或者八二,如果自己开工作室,明星拿走的更多。

  事业粉指责经纪公司让偶像拍烂剧是想借偶像圈钱,其实可能是偶像自己想捞钱而已。事业粉希望偶像当“人民演员”,但也许偶像是想当“人民币演员”呢?

  而嘉行传媒总是爱在杨幂主演的剧集里加入自家的演员,是在压榨杨幂吗?粉丝这是把杨幂想得太好“欺负”了。杨幂也从中获利了。因为杨幂自身也是嘉行传媒的股东,她也是投资者,如果杨幂能够将自家演员推出来,将公司的声名打响了,公司的收入和市值提高了,杨幂的分红也就多了,这是有商业回报考虑的。何况,嘉行私下与杨幂有怎样的分成协议,外人也无从得知。

  其三,也是更关键的,它涉及到一个“术业有专攻”的问题。演艺圈比想象的复杂,比如你得考虑到行业寒冬的背景,比如竞争太激烈、明星不是想拍什么戏就拍什么戏,比如明星的演技能否驾驭得了复杂角色。事业粉的理性分析头头是道,但可能只是纸上谈兵。何况,明星接一个角色,往往是和经纪团队深思熟虑的结果,粉丝没看过剧本,不知道内情,就开始指点江山,但可能只是瞎指挥。

  这次吴谨言的粉丝手撕欢娱,欢娱的回应就颇有道理。吴谨言的一名工作人员发文说:粉丝的撕并不是为了艺人好,可能只是享受撕的快感;吴谨言的新剧是某一线卫视的定制剧,影视寒冬背景下的上星剧,被说成是毒饼有点过;公司艺人都享受充分的剧集选择自由度,吴谨言也有充分的选剧自由而于正的微博回应直接指出,“粉丝年幼,容易被挑唆”。

  的确,很多明星的粉丝有很大一部分是学生,他们没有太成熟的判断力,对演艺圈也一知半解,很可能听风就是雨,还没有弄清事实是什么,就“先撕为敬”。像佟丽娅事业粉撕《三十而已》,结果证明粉丝撕得很不靠谱。编剧出来辟谣说,一个一百万的故事,单凭一个故事梗概就判定人物,南辕北辙。而该角色的官配男演员也非刘威老师。至于争一番二番就更闲得慌了,角色出彩、表演出彩才是关键,一番被配角碾压的例子还少吗?

  然而,现在太多事业粉,跟现实生活中强势、霸道的父母没两样,是加强版宋倩(《小欢喜》)。打着为偶像好的旗号,把手伸得老长,不知道剧本是讲啥就开始脱粉警告,还没开拍就开始唱衰自家,掩耳盗铃只捏团队这颗软柿子最后闹得鸡飞狗跳,让偶像腹背受敌,在舆论中左支右绌、非常难堪。有时真令人怀疑,这到底是事业粉还是黑粉。

  一个尴尬的事实是:很多明星明知粉丝不对,却也得首先安抚粉丝。这是粉丝崛起的时代,对于明星(而非演员)来说,粉丝是他们事业至关重要的支撑者。

  笔者曾有过论述,这几年来,明星、经纪公司和粉丝之间的权力关系也发生了变化。在上世纪八九十时代,偶像是神秘的,是可望不可即的,粉丝与偶像的关系是单向度的,他们仅仅是偶像的观看者,他们对于偶像仅限于购买和观望。这个时候经纪公司的话语权最大,他们规划艺人的发展路线,掌控着艺人的曝光渠道。哪怕明星粉丝数量再多,经纪公司一雪藏,明星也几无出头之日。

  但时下进入互联网时代,粉丝与偶像的关系发生了质的变化,粉丝不仅仅是偶像的观望者,他们更是偶像的制作者、促成者、建构者,他们介入到了偶像制造的关键环节。偶像的名气、机遇、发展前景,不再只是偶像和经纪公司的事,它可以是由粉丝的力量主导和主宰的。

  粉丝的力量,直接体现为数据和流量刷榜、抡博、购买偶像代言的产品、观看偶像出演的影视剧、制造热搜、引爆舆论只要粉丝愿意买单,资本就愿意给予明星机会。

  因此,对于很多流量明星来说,粉丝就是他们的命脉。粉丝一走,就是树倒猢狲散。粉丝也看到了自己的力量,他们正一步步地“争夺”话语权,他们动辄以公开信的方式讨伐经纪公司或经纪人,他们想要参与制造偶像的过程。经纪公司与明星不敢得罪粉丝,也得罪不起。

  毫无疑问,杨幂属于流量型明星,她之所以自带话题,是因为她有无数的死忠粉。粉丝造就了她,于情于利益,她都无法与粉丝生硬切割。以往口口声声喊她“宝贝”的粉丝这回不惜得罪品牌方、损害杨幂形象撕到现场去了,可见粉丝们态度之强硬。

  “她那时候还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”茨威格这句话用在这里是合适不过了。对于高度依赖粉丝的明星来说,粉丝的爱、粉丝制造的数据,都有着“价格”或是得满足粉丝的幻想,或是不能谈恋爱,或是顺从粉丝的“安排”。

  不过,也不必把明星与粉丝的关系,纯粹地利益化了。很多粉丝是真心爱着明星,事业粉手撕经纪公司也是真的着急。如果经纪公司、明星、粉丝三方都有着对彼此的信任与爱,有着共同的目标,矛盾是有通过沟通化解的。粉丝尊重偶像的选择、并发挥力量为偶像事业助力,偶像对事业有投入有追求,三星G9298手机什么价格!经纪公司对偶像有长远规划如此,三方便有共赢的可能。

  回到杨幂这里。事业粉得搞清楚:嘉行的这个新剧是烂剧吗?影视寒冬,撕掉这个作品,杨幂还有更好的选择吗?杨幂自己也要清醒:她已到了转型的关键节点,粉丝得罪不得,但转型也势在必行,既想稳住商业价值,又想成为“人民演员”,哪那么容易。《宝贝儿》虽失利了,但也许方向没错。嘉行传媒深度捆绑杨幂,也该明白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”,嘉行手握那么多制作资源,为什么不花心思做好剧,顺势给杨幂转型提供资源?

  当然,还有一种情况,就是明星有足够底气不理会粉丝的瞎指挥。就比如章子怡。章子怡接了综艺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后,有粉丝发文脱粉。但章子怡可以很淡定。她这样级别的实力派,路人粉远远多于事业粉流量粉或各种粉,她时下的咖位,也不是粉丝刷榜刷出来的,也不会因为出演了一档综艺节目,就降低身价。

  所以说到底,明星想要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权,就请成为真正的实力派,有多少实力,就有多少自由。

三五图库大全| 百彩网| 香港大赢家| 香港九龙彩坛| 一肖中特| 白小姐旋风图| 白小姐中特网| 香港管家婆论坛| 六合藏宝图| 一品堂| 彩霸王| 百万文字论坛| 钱多多论坛| 玄机网| 摇钱树|